追蹤
夜間淑女會客室
關於部落格
貓眼娜娜Catseyenana的個人官方部落格:)

專案合作&活動聯繫請洽:
E-mail:catseyenana@gmail.com

  • 2731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靈幻綜藝團

  午後,小鎮開來一輛載著舞台的小發財卡車。   車子就大咧咧停在鎮民活動中心的廣場,這對生活平淡的小鎮來說算是希罕事,因此,音響設備還沒打開,就吸引了不少鎮民圍觀。   「精彩的來囉!」原本在廣場上玩耍的小孩子更是立刻四散回家,拉著家人一起來湊熱鬧。   只是,大夥兒等了很久都不見動靜,貼上隔熱紙的車窗和擋風玻璃也看不出半點端倪,正當大家自討沒趣的想離開時,一個膽大妄為的小男孩爬上了舞台,他正想鑽到後台一探究竟,視線卻被一雙高跟白色馬靴擋住。   男孩抬起頭,白馬靴之後是裹在膚色絲襪裡的飽滿大腿,然後延伸至短裙底下是神秘的黑色三角底褲。男孩把視線抬得更高一點,愣了愣,不知是被秀場歌手性感狂放的衣著嚇到,或是她一臉濃豔的妝容。   歌手對他笑一笑:「小弟弟,你擋住在這裡,我要怎麼出去唱歌?」男孩聞言立刻爬下裝飾浮華的舞台。歌手若無其事的出場,舉起麥克風:  「不好意思,人家盛妝打扮所以久了點…今日路過貴寶地,本來只想借杯水解嘴乾,但是不獻唱一曲好像很過意不去……」   鎮民像呼應的拍起手來。這時,不知藏在哪裡的音箱喇叭傳來一陣音樂,舞台四個角落甚至還噴出少許乾冰。五光十色的霓紅燈閃爍,歌手短裙上的亮片頓時隨她熱舞的動作熠熠生輝。   她連唱兩首快歌,緊身小可愛托高她飽滿粉嫩的胸部,一雙美腿因為足蹬三吋高跟馬靴更顯修長,台下觀眾看得如癡如醉。只是,僅管她盡情扭腰擺臀,身上的秀服也十分清涼帶勁,但是,對台下一個個血氣方剛、老當益壯的男人們來說,這樣的秀還是太普通了一點。   「快脫啦!」   一個人開始喊,立刻就有人回應,台下騷動吶喊著「脫!脫!脫……」的聲音幾乎蓋過歌手的演唱。   老江湖的她當然知道這些觀眾醉翁之意不在酒。歌曲音量漸弱,她道了聲謝退進後台,隨即走出兩個只穿薄紗睡衣的辣妹,這時,背景音樂也從鏗鏘分明的電子節奏換成嫵媚慵懶的曲風   這對辣妹就像默契絕佳的雙胞胎,一左一右攀著鋼管跳起性感豔舞,身上僅由緞帶蝴蝶結固定的薄紗開襟睡衣,底下除了一條同款丁字褲外什麼都沒有。辣妹勾著鋼管,劈開雙腿極盡撩人能事的攀爬、扭舞,更不時做出挾胸、舔柱、胯下摩蹭等令觀眾血脈噴張的動作,只是,她們舉手投足間除了讓人喉嚨發乾,更有種說不出來的妖魅感。   忽然,辣妹轉了個身,左右手冷不防扯開胸前蝴蝶結,除去薄紗半掩的蓓蕾粉粉嫩嫩更顯誘人。然而,她們卻在大家還沒看清楚前,又旋身躲進了後台。此舉讓台下的觀眾紛紛發出抱怨和噓聲。   「各位鄉親,別激動!」這時,方才的歌手又出現在舞台上,她手中拿著一疊白色的帖狀紙品,竟然是一疊訃聞。   歌手耐心安撫著台下的觀眾,解釋她們綜藝團今晚邀到鄰鎮表演:   「重頭戲要天暗時才看得到啦!」說著,她拋了個媚眼,順便把手中的訃聞拋出去。卡車在漫天飛舞的白帖中開離小鎮,許多人議論紛紛,不過男人們大部份的結論,都是晚上一定要去看個過癮。   晚餐後,鎮長太太翻看訃聞,感到十分納悶。   「奇怪,這上面沒寫喪家名字。」她對鏡詢問正換上外出服的鎮長:「欸,你最近有聽說隔壁鎮上的誰在辦喪事嗎?」   鎮長管不了那麼多,他一顆心早就飛到表演的美女身上。他皺了皺眉:「妳又不是瑤池金母,誰死了還得向妳報告嗎?反正,我去瞭解就好,妳婦人家別多事!」   十幾分鐘後,鎮長的車剛靠近鄰鎮,就看到一台遠比早上大許多的卡車停在鎮上的空地,舞台更為狀觀,但是黑漆漆的沒有點燈,也沒有預期中震耳欲聾的音樂聲。   「奇怪,我到太晚了嗎……」鎮長停好車,慢慢往舞台走過去。   前幾步路,他還有些納悶怎麼沒看見澄黃色的喪家布幔,但是,隨後他的注意力全被舞台上嬌俏的身影給迷住。   一個少女坐在舞台邊,裸足垂下一雙白嫩如玉筍的小腿,正帶點童趣的在踢腳。她的視線與鎮長交接,甜美的笑容讓鎮長的詢問梗在喉中。   「晚上風大,妳穿這麼少…不怕著涼嗎?」好不容易開了口,說的卻是這些不著邊際的話。鎮長發覺她穿著演出時的性感服裝,明知不應該,雙眼卻不禁死盯薄紗底下她姣好的身材不放。   少女只是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,把他拉上舞台。   走進後台,鎮長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不知何時也不知為何,整個綜藝團的後台已變成道德沉淪的縱慾天堂。麵包店的鄭老闆抱著一個女孩正奮力深掘,建築工人阿偉則像帝王般由兩個美女服侍;還有丁老師、吳先生、鐵工場的小李……熟稔的鄰居變成沒有姓名臉孔的慾望俘虜。   忽然,一隻冰冷的小手解開了鎮長的領帶,探進他的領口。鎮長為之一震,回頭正好對上少女熱情的親吻,她半裸的整個身子緊貼著他,鎮長猜想她一定感覺到了,他褲襠內的傢伙正硬邦邦的頂著她的小複。   也許就是因為查覺了他的慾念,少女嬌蠻的把鎮長推倒在後台一角,在他還來不及納悶她如此嬌小的身驅何來這麼大的力氣時,她整個人已跨坐上來,順著他的臉頰和頸子,一路舔吻到胸前。   隨後,她支起上半身,左手捏著蝴蝶結垂下的絲帶之一,輕輕一拉。薄薄的緹花紗袍立刻敞開,她膿纖合度的身段粉胸玲瓏飽滿,雪白的肌膚上小小的粉紅乳尖正可愛的翹著。   見狀,鎮長的腦中早已一片空白,他頓時像發了狂般,撲上去啣住那兩團雪峰。少女清甜又帶有淫靡的香味盈滿他的口腔,除了舔、更不能放過分毫的用手握揉起來,更甚是他的手下探到少女腿尖,有點粗魯的搓捻一記,才發現這個小淫娃早就濕透了。   少女嚶嚀一聲,立刻不甘示弱的扯開鎮長的褲襠拉鍊。她毫無所懼的把他的猛獸釋放出來,翻身用自己的丁香小舌開始挑釁硬挺挺的巨物,時而啣潤、時而輕咬,溫熱的口腔配上冰涼的指尖,讓他難以招架。   鎮長把少女的下身移到自己眼前,毫不溫柔的扯開質料輕薄的丁字褲,她身上最後一點遮蔽物也沒有了,赤裸裸的女體在昏暗中出誘人的光澤。有那麼一瞬,鎮長以為自己在作夢。他的大腦空白,除了快感之外沒有別的感受,視線裡的一切像是被撥慢格放般,少女翹著美臀,搖頭晃腦的正為他口交。還有身旁相識多年的鄰居,正抱著、褻玩著及更多孅瘦或是豐滿的裸女。   「一定是夢!不可能是真的!」鎮長說服自己,既然是場春夢就盡情發展下去吧!他咬著牙,讓自己腫脹的慾望塞進少女的窄穴裡,托著盈盈在握的柳腰急速挺進起來。少女肌膚獨有的滑膩觸感,更讓他的手像黏著膠般捨不得移開。   隨著他一下又一下衝擊,少女浪蕩的呻吟起來,她不安的扭動著但是,一雙小手卻像渴求更多的緊攀鎮長的肩頭不放,慢慢的,愉悅的花蜜漾滲開,空氣中飄起一股蝕花腐果般甜膩的腥味。   鎮長受到鼓舞,立刻把少女背過身來從後面像騎乘動物一樣,抓著她的胸部狠狠的上。用那種妻子覺得害羞,不願嘗試的姿勢。他衝刺在她盈滿愛液的小穴,濕潤、溫暖,緊窒,極致的快感讓他停不下腰部的動作,也無暇去思考慾望的盡頭會是何處。   「啊…」高潮時,鎮長彷彿被捲進一個炙熱漩渦,讓他不禁微瞇雙眼,捏住身下少女的粉胸,她的溫度讓他爽得快融化了。鎮長覺得整個人都酥茫茫了,這時候反而他的聽力是最清楚的,他聽到自己相識多年的鄰居們無不發出貪歡的嘆息聲,他們正耽溺在慾望的天國中,不分老少的和無數作秀場打扮的少女們快意交歡著……。   但是,鎮長卻始終沒發現,如此靡靡之音中藏著淺淺妖柔的女性冷笑。   隔天,去鄰鎮看表演的男人都沒回來。   鎮長太太家門一早就被焦急的婦人們佔據,她一面安慰著她們,一面也憂心丈夫的下落。親自走了趟鄰鎮向該鎮長打聽,卻沒聽說鎮上有任何一戶辦喪事,鎮民也信誓旦旦的說從昨天太陽下山以後,就未曾看見任何人靠進鎮上。   那麼,十幾、二十個老中青三代的男人們呢?他們像蒸氣一樣憑空消失了。又過了一天,仍然沒消息。   鎮長太太除了應付每天上們來哭訴、揣測、咒罵的左鄰右舍,自己更是無時無刻不為丈夫操心,尤其,當她再次翻開那一天丈夫帶回來,沒有填寫往生者名諱的訃文時,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   七天後的清晨,綜藝團的卡車又出現了。沒人看到它從哪走進鎮上,就像憑空從天而降,無聲無息停在朝露未乾的水泥地,鎮長太太得知後立刻前往查看,找了所剩不多的年青人幫忙撬開車門,門一拉開,一堆慘白印上紅字的訃文幾乎把她淹沒。 她顫抖著拾起一張,訃聞上密密麻麻寫的往生者名字,都是相熟的左鄰右舍。   終於,她在倒數第三行,看見了丈夫的名字。 END 後記:這原本是離島文學王──小冰文友所交稿,關於奪命公車的恐怖小說,但是礙於案件配合上出現異動,故貓小娜保留他『無名訃聞』的概念,改編成另一個故事。小冰桑,感謝你囉!你的創意真是太棒了!=^O^= 註:本文曾轉檔同名簡訊小說,數位版權為擎天數位科技所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