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夜間淑女會客室
關於部落格
貓眼娜娜Catseyenana的個人官方部落格:)

專案合作&活動聯繫請洽:
E-mail:catseyenana@gmail.com

  • 2731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麥 芽 糖(肆之壹)

     濃稠而微微透光的赭紅麥芽糖,彷彿一塊凝結在竹筷子上的琥珀。   坦白講,它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食物;不似蜂蜜充滿甘甜的香氣,麥芽糖淡而隱藏麥穀香的獨特味道,總讓立群似曾相識地邊聞邊皺眉,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   吃進嘴裡,又是另一個世界。   小學二年級時立群的母親因病住院,父親病院公司兩頭奔忙,只有把他送到基隆爺爺家過暑假。即使夏季也總是陰天的雨都,爺爺家危顫的老眷村平房從裡到外都散發著一股腐朽的霉瘴氣。   他不喜歡住爺爺家,爺爺是個沉默的老人,每天生活只繞著吃飯看書睡覺打轉,比客廳那掛生鏽的老鐘還要規律。右手發黃的指節不是夾著香煙,就是翻動那幾本封皮一補再補的三國或春秋。   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的假期裡,立群常會想念台北家裡的任天堂、想念巷子口漫畫店裡的少年快報;甚至想念坐他隔壁又住他家後面,那個紮著馬尾,特愛在書桌上劃分領土的恰查某。   沈立群唯一的快樂時光,是讀護專的小姑姑週末回家時。   小姑姑每次都會帶他出去透透氣,就算只是沿著鐵軌散步,爬省立基中的後山,或到廟口夜市去吃芝麻湯圓、撈金魚,這對沈立群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。   祖母怕立群蛀牙,除了水果不許他吃任何甜食,家裡拜拜剩下的糖果餅乾總嚴密的收藏著。但神通廣大的小姑姑偏能摸出幾顆糖、幾片巧克力派或鳳梨酥之類的零食給他解饞。而立群最喜歡的,還是那只藏在碗廚深處整整一茶葉罐的麥芽糖。   麥芽糖是組母拿來滷豬腳用的,加了麥芽糖的滷豬腳晶亮油香不死鹹,又比冰糖更提味,光是汁拌飯立群就能吃下一大碗。小姑姑怕油從不吃豬腳,卻挺愛麥芽糖,常常瞞著祖母從茶葉罐挖一點麥芽糖跟他分著吃。   凝結在筷子上的麥芽糖像琥珀般純淨,小姑姑清秀的臉亦如麥芽糖般甜美。   躲在小姑姑房間裡咂吧咂吧的舔著麥芽糖,那黏牙、香甜卻又不膩的味道,隨著一點偷偷摸摸的快感更加挑動味蕾,直到事隔近多年的今天,立群想起來依然齒頰留香。   午餐時,沈立群跟會計小姐提起吃麥芽糖往事,她睜亮一雙鳳眼,訝異的語氣裡似有若無地帶著戲謔:   「我還以為男人都對甜食沒興趣咧!」   明知這個剛踏進社會的草莓族有口無心,立群還是有些不快。   接下來半個便當的時間,沈立群不再說話,只是偶爾瞟一眼會計胸前那鵪鶉蛋大小的琥珀墜鍊;透明的焦赭色淚形墜鍊看起來就像一塊麥芽糖,他本來想告訴她,是她的墜鍊讓他打開回憶鎖鑰。   ◆   從小,盧比婕就被灌輸著『想出人頭地就要用功讀書』的觀念。看名字就知道她背負著多大的期許──孩子,我要妳『比』別人更『傑』出;只可惜,當年醫生沒看準,一直以為的男孩子生下來卻是女兒,據說盧媽媽一聽到這消息,顧不得生產失血與惡露,光著屁股就跳下床追打醫生。   幸好盧爸爸還算開明,花了一個大紅包找算命的大筆揮揮,改成了婕妤的『婕』。   也好,做女官不也是出人頭地的一種?   盧爸在景美夜市賣鹽酥雞的攤子一擺就是二十幾年。傳說再傳說他年輕也是威震一方的地方角頭,只是不同泛泛之輩三句不離想當年,即便再熟的人問起往事他都三緘其口。   然而光看他夏天裡赤搏上身甩油瀝渣那股狠勁,起手斬米血剁雞排時臉上似有若無的冷笑,總讓人的遐想多得恰到好處。   盧比婕是跟著父母在夜市裡長大的,爸媽作生意時,她就坐在擺生雞排跟酥炸粉的折疊桌上寫功課。   比婕很聽爸爸的話,每年作文『我的志願』不論寫老師護士空姐女警甚至副總統,她都不忘在文末註明:「希望我能像爸爸為我取的名字一樣,作一個比別人更傑出的人!」只是,她的作業常會因為髒髒地沾著麵包粉或血水、油渣、乾掉的九層塔葉,被老師扣分拿不到甲上上。   不論盧母生產時的故事真假,盧比婕不再有弟妹卻是事實。雖然人人都說比婕乖巧懂事會讀書,盧家有女萬事足,但盧比婕比誰都清楚爸媽逐漸貌合神離的事實。幾年前,盧媽過了四十歲生日後就不再去夜市幫盧爸的忙;比婕當時不曉得什麼叫『更年期』,只覺得媽老得好快,體力與耐性都大不如前。   國一寒假一個很冷的早上,盧比婕受到月神的召喚從小女孩變身成小女人。   冰涼的塑膠地板上,躺著沾滿血跡的床罩被單和睡褲褻褲,胯下棉條彆扭地橫陳;不斷湧瀉的紅潮讓她幾乎併不攏雙腿。比婕永生難忘那種羞赧的感覺,雖然這談不上做錯事,但她的罪惡感卻強烈得讓她軟腳。   盧媽臉色凝重地換好乾淨的被褥,將一臉不知所措的比婕拉近眼前看了又看,掐掐她寬鬆運動服也快掩飾不住的腰身曲線,輕輕喟道:   「吶是查甫ㄟ嗚瓦好…哇丟免操煩囉!」   隔天,她得到了生平第一套內衣;就跟同學的一樣,穿在白襯衫裡背後會淡淡透出兩豎一條槓的痕跡,比婕很喜歡這來自肉身與人生的加冕。   來月經後,盧媽便不太限制她吃甜食。有時她經痛得厲害,盧媽還會主動買一盒金莎放在她的床頭。本來比婕以為只是媽媽的犒慰,直到上了軍護課,她才從長相甜美但講話有台中腔的護理老師那得知,巧克力不是只能讓牙醫跟瘦身中心賺錢而已,還是女孩們每個月的甜蜜救贖。   其實盧比婕不太愛吃巧克力;成績好的學生往往高處不勝寒,那些金莎就成了比婕人緣跟功課一樣好的小秘密。   下午四五點,夜市底會有位老伯伯來賣醃芭樂和麥芽糖,恰好就在盧爸的攤子附近。盧比婕幾乎每天都會跟他買隻麥芽糖,兩片淡茶色的圓餅乾夾著一搓麥芽糖跟小竹籤,包上玻璃紙看起來跟普通的棒棒糖差不到哪去。   說叫麥芽『糖』,其實都在吃餅乾;餅鬆糖脆咬進嘴裡和了唾液,麥牙糖黏死人不嘗命的本性才又顯露無遺。比婕很喜歡這口感複雜的小點心,覺得細細品嚐或囫圇吞嚼都各有風情。   偶爾,她也會多花十元請伯伯賣點『純』麥芽糖給她;只見老伯伯拿小竹籤又挑又捲,像春蠶絞絲般在竹籤上留下一個小小的糖繭。吃糖貪甜蜜,多了也會膩,比婕還是較喜歡夾著餅乾的麥芽糖餅。 (待續) 《刊載於2006年 4 月27 號 人間福報 覺世副刊》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